第4章 轉彎只為與你相遇
葉落無心2018-11-02 14:5211,421

  第一次真正見到楊嵐航,正是凌凌畢業答辯的那天。

  同學們一個個進去答辯,凌凌坐在椅子上略有點緊張,汪濤已經結束了答辯,趕來撫慰她,坐在她身邊握著她的手:“別緊張,沒事的?!?p>  “數據庫調用的那段代碼是你幫我寫的,我有點不太明白,我怕老師問到?!?p>  “你們專業的老師不研究編程,不會問太深的問題?!?p>  “嗯!”她點點頭。

  驀然,一陣茉莉的清香徐徐飄來,味道似曾相識。她好奇地看向清香的來源,不偏不倚迎上一雙浩瀚如波的眼眸……

  那是一雙近乎完美的眼睛,稍大一點不夠深邃,略小一點不夠清澈。視線碰撞的剎那,凌凌頓覺身陷一片寧靜的世界,周圍的嘈雜和壓迫感統統離她遠去,世間仿佛只剩下那通透的眼神,誘她進入他的內心世界——深蘊,清明,且暗含許多她無法讀懂的復雜情緒。

  有人說,男人和女人對視超過七秒,證明彼此摩擦出了愛的火花。凌凌在和楊嵐航對視十七秒后,才猛地意識到自己不該盯著一個男人的眼睛看這么久,立即尷尬地避過他變幻莫測的目光,與此同時,她看清了他的臉。

  那張臉,真是讓她在心中一聲長嘆。依外表而論,他長得那叫典型的

  沒安全感,甚至稱得上是眾多沒安全感的男人中,最沒安全感的一個。

  一語概括:帥得恰到好處!

  膚色若稍黑一點,失了優雅;白一點,少了男人的味道。臉再痩一些,略顯清瘦;若胖一些,不夠俊朗。至于雙唇,薄一分看似冷酷,厚一分少了美感。

  她的視線下移,只見深藍色的襯衫,墨藍色的西裝,深沉的色澤讓他更顯沉靜悠遠。居然連穿西裝都能穿出中國男人獨有的味道,當真是極品!

  她言辭匱乏,無法找到一個適合他的詞匯來形容他的氣質,英俊瀟灑不足以形容他的才氣,溫文爾雅不足以形容他的正氣,優雅從容又不足以形容他的清氣??傊?,他的魅力是內涵,是人格。

  “這是電氣學院的學生在畢業答辯?!币粋€深沉平緩的聲音將凌凌迷失的魂魄喚回來。她轉臉看向說話的人,居然是T大主管教學的副校長, 這種大人物她只有幸在開學典禮上見過一次,還以為下次再見該在畢業典禮上。她暗暗猜測,能讓副校長屈尊降貴當向導,這男人八成是什么大人物。

  楊嵐航收回流連在凌凌臉上的視線,轉而看向副校長:“李校長,我能聽一聽他們的答辯嗎?”他的聲音不是一般的文雅,溫和又不熱切,輕淡卻不冷漠。

  “當然可以。王校長正想讓T大的學風和國際接軌,你聽聽T大的答辯,剛好可以提提意見,說說T大和麻省理工真正的差距在什么地方?!?p>  “謝謝!”楊嵐航悠然轉身,走向答辯的教室。

  MIT的海歸?從美國回來的牛人!她不自覺迷失在他挺直的脊背上, 那完美的線條向她展示出一副不屈傲骨。凌凌不禁又想起那個人,不知他是否有這樣絕世獨立的背影,這樣超凡脫俗的儒雅。

  她感慨萬千地望著他的背影,努力想找出點缺陷,讓自己心理平衡一下。至于為什么心理不平衡,她也不明白。

  細看之下,她又發現他的西裝設計剪裁盡顯典雅,領口、袖口、腰際無一處不合體,很明顯這套西裝是為他量身定做的。如此注重衣著的細節,想必有著不凡的品位。71

  跟這種男人存在于一個空間真壓抑,她發覺自己渺小得如一顆塵埃。

  “看夠了嗎?”被她忽略已久的汪濤拍拍她的肩,語氣中帶有濃濃的醋意。

  “嗯!”她有點心虛,忙收回視線,解釋說,“我不過是好奇而已?!?p>  汪濤沒說話,一臉郁悶,顯然是被她的花癡表現傷到了自尊。

  “我真的是好奇?!彼M量表明自己的立場,“我想知道……他這樣的人,有女人敢嫁給他嗎?”

  “為什么沒有?”

  “多沒安全感??!”她笑著撫慰著身邊一臉醋意未平的男友,“反正讓我選,我肯定選你這種?!?p>  當然,她也沒機會選。

  聽見她的話,正欲進門的楊嵐航定在門口。隨即,他輕輕回眸,看著滿臉幸福的汪濤,眉峰輕揚,唇邊噙著一抹諷刺的笑意,似乎在說:這男生長得的確很有安全感!

  她有種奇怪的錯覺,他最后一個眼神依稀流露出醋意。錯覺,當然是錯覺。

  答辯進行得很快,沒多久就到凌凌答辯。鑒于每個女生出來后一致對保持緘默的極品男老師贊不絕口,且一致認為看著他的時候什么緊張感都沒有,僅僅有點頭暈目眩而已。凌凌在講臺站定后,首先搜尋到楊嵐航的方位,確保不時之需,誰知位置一旦標定,她的眼神便不自覺從幻燈片上往他身上轉移,觀察他的表情。

  他雖然坐在最后一排,但遠比第一排那些三心二意的評委老師聽得更專注,幾乎是目不轉睛盯著她看,那浩渺如煙的眸光和略有些前傾的坐姿完全表達出:他對“她的課題”充滿濃厚的興趣!

  在這種被欣賞和尊重的感覺中,凌凌找到前所未有的自信,不但敘述得明確清晰,回答評委老師那些淺顯的“捧場問題”,更是對答如流。

  當她聽見答辯老師小聲議論說:“雖然這個課題有點偏離專業,但選題很有創新性,工作量很大……”她頓時身心放松,準備著恭敬地鞠躬道72

  謝,忽然一個聲音介入:“我能不能問個問題?”

  很標準的學術討論口吻,語調清雅,她循著聲音朝楊嵐航坐的方向望去。雖然,對于他一反緘默的表現凌凌有點驚訝,但她還是真誠地看著他,等著聽他提什么高水平的問題。

  “你有什么問題盡管問?!崩钚iL說。

  楊嵐航微微正了正身體,一身優雅不經意間流露。

  “你……”與她四目交會時,他放在腿上的十指交叉,捏緊,修長的指尖略顯蒼白,聲音也有些生硬:“你想為在校學生設計一個科研信息共享、學習、交流于一體的網站,想法很好,部分功能也很有創新性??晌蚁胫?,你認為這個網站的核心價值在什么地方?”

  果然是資本主義國家回來的,一開口便是“價值論”。凌凌想了想, 其實在她看來,這個網站的“核心價值”就是讓她順利畢業,她當然不能如實回答,只能委婉地說:“我的網站提供平臺可以讓學生進行學術交流,有供學生在線學習或者下載電子書的功能,還有很多專業公式的自動計算功能,學生可以省去繁瑣的計算,直接得到需要的數據?!?p>  她沒有直接肯定自己的成果,只用一種很無辜很謙遜的眼神詢問他: 你認為這樣有沒有價值?

  他迎上她的視線,清清嗓子:“這個網站的確有很多便利之處,特別是專業公式的自動計算功能??墒悄悴]有將這些專業公式編成程序,而是選擇把計算結果以數據的形式輸入數據庫,以供調用,數據錄入的工作繁瑣又要求絕對精確,你為什么要選擇這種方式?”

  “……”她不安地抓抓頭發。這個問題她以前是考慮過的,從實用角度看,楊嵐航的想法是對的,可是建立數學模型的方法太燒腦了。她為了編程簡單省事,選了數據錄入這樣的“便捷”方法。

  她的導師都沒有異議,這位極品老師要不要這么較真嘛!

  她看一眼唇邊掛著笑意的楊嵐航,看在他笑得能迷死人不償命的分上,她決定不跟他計較,這個問題不予回答!

  看她不回答,楊嵐航又換了個問題:“你后臺的數據庫為什么選Oracle?”

  因為它強大唄!Oracle是一種存儲量極大的數據庫,多用于數據量極73

  大的大型軟件,用它做后臺顯得她的畢業設計多有深度,多有內涵。

  她當然不能實話實說,只能恭謹地回答:“因為它安全性高,存儲數據量大!”

  “那你知不知道Oracle數據庫的費用?”

  “……”她垂下臉,悄悄吐吐舌頭,她哪知道?這年頭盜版軟件遍地都有,誰用付費的?

  “做網站之前,你做過可行性分析嗎?”

  她點頭。她當然做了,自己坐在寢室突發一個靈感,便分析出來了。

  “你覺得你做的網站有人愿意出資運營嗎?或者說,有人愿意買嗎?”

  這是什么意思?他認為她做的網站一文不值?她氣得胸口發悶,喉嚨像被什么東西卡住,上不來,下不去。要不是下面有別的老師,外加副校長閑著沒事跑來旁聽,她早頂回去了:我無償供人試用,我支持公益事業,我捐給希望工程,你管得著嗎?

  可惜,她沒這個勇氣,氣得咬牙切齒,又敢怒不敢言,她只能勸自己:忍耐,忍耐!大局為重!

  電氣學院的老師臉色有點不好,李校長不得不調和一下氣氛,對楊嵐航說:“是這樣的,各個學院對本科生畢業設計的選題理念不同,我們材料學院一般會給學生安排有工程應用背景的課題來做,有些學院認為學生的畢業設計工作量達到,學生能有個學習和鍛煉的過程就足夠了?!?p>  楊嵐航會意地點頭,淡淡地說:“我沒有問題了?!?p>  答辯主席立刻對凌凌說:“好了,你可以出去了?!?p>  凌凌深深鞠了一躬,走出教室門,一直站在門口目睹整個答辯過程的汪濤體貼地摟著她的雙肩,柔聲安慰說:“不用擔心,你答得很好?!?p>  “不好,那個變態男……”她后面的話止住,因為她看見楊嵐航也走出來,正看著汪濤摟著她柔聲細語地安慰她。

  他快速轉身走向另一個方向,她狠狠瞪了他背影一眼,最初對他的好感和仰慕,都隨著心里濃烈的挫敗感消失無蹤,取而代之的是一縷縹緲的幽怨。憑什么他從美國回來,高高在上,就瞧不起人?憑什么把她當成不起眼的小草任意踐踏?憑什么?74

  為了泄憤,凌凌故意用楊嵐航能聽見的聲音說:“美國回來的有什么了不起?!?p>  楊嵐航腳步頓了頓,他身邊的李校長也跟著站住。

  “航,這是在中國,有時候不能太較真?!闭Z氣溫和得不能再溫和。

  “國內的大學都是這么答辯的嗎?這樣一味地嚴進寬出,學生的綜合素質不可能提高?!睏顛购捷p嘆,“好的學校能把朽木雕琢成藝術品,而不是把鉆石磨去了棱角?!?p>  聽到這句話,凌凌更是怒火中燒,在T大副校長面前這么大口氣,他以為他是誰?教育部長!

  面對如此直言不諱的批判,李校長非但不生氣,還寬和地拍拍他的肩:“你說的沒錯,T大確實不能這樣一味的嚴進寬出,明天我會和王校長討論一下你的建議?!?p>  楊嵐航沉默不語,眉峰深蹙。李校長看看楊嵐航深鎖的眉宇,忽然又看向凌凌,以及汪濤搭在凌凌肩上的手,一雙透析世事的眼光若有所思, 眉峰間的智慧紋深如溝壑。

  在李校長的深思中,周圍的同學也開始議論紛紛,凌凌越發覺得無地自容,含著眼淚跑出教學樓。當她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轉角,李校長又拍了拍他的肩膀,語重心長地說:“航,你剛回國,有些事也需要慢慢適應?!?p>  凌凌回寢室,感覺世界一片混沌,她再也找不到一縷屬于她的陽光。汪濤打電話給她,讓她不要擔心,告訴她畢業答辯不過是個形式。她突然覺得電話里汪濤的聲音好陌生,或許從始至終都是這么陌生。她說自己想冷靜會兒,漠然掛了電話。

  當初她愿意接受汪濤,因為她以為自己喜歡網上那個人的上進、沉穩、細心和體貼,她以為自己也會愛上擁有這些優點的汪濤,不至于轟轟烈烈,至少能日久生情。

  可她錯了,那虛幻的號碼能帶給她的快樂,任何人都無法取代。她和汪濤相處半年多,幾乎沒有吵過架,也沒真正傷心過,就像她鑲的烤瓷牙,沒有痛,也沒有滋味!

  她默默坐在電腦前,靜靜看著電腦屏幕。明知道不會再有人二十四小75

  時在線等著她,不會再有可愛的小光頭跳出來,逗她開心。她還是喜歡這樣坐著,觸摸著電腦鍵盤,她有種不曾失去的感覺。

  她不停問自己,一個從未見過面的網友,不就是個精神寄托嗎,能有多愛?能有多難忘記?可偏偏就是忘不了,放不下,每天第一縷陽光從窗外照進來,她就會在心里默數一遍日子,四百六十六天。每天最后一縷陽光消失于地平面,她再默數一遍日子,四百六十六天……她真的很想見他,哪怕遠遠看上一眼,她就是想知道,讓她這么難舍難忘的那個男人到底長成什么樣子。

  女人在脆弱的時候,往往是思念最泛濫的時候,凌凌真的特別想他,需要他,哪怕是聽到他的一句安慰,一句問候,她都能堅強起來。再也壓抑不住沖動,她打開QQ,查出他的號碼,一次次發著申請,網絡重復地顯示著:對方拒絕任何人加為好友。她趴在電腦前,無法壓抑的挫敗感隨著眼淚肆意蔓延,擊潰她的偽裝。

  她不知哭了多久,QQ傳來兩聲提示音,她繼續哭。信息聲響個不停,她抹抹眼淚,點開閃爍的系統消息。

  “永遠有多遠”請求你通過身份驗證,附加消息:“我這里下雨了,我好像看見你在哭……”

  她的手指一顫,下一條信息也被點出來:

  “永遠有多遠”請求你通過身份驗證,附加消息:“我其實一點都不想你,這四百六十五天,我從來沒想過你……”

  她的手不能自已地發抖,毫無知覺的手指已經控制不了鼠標。她用力甩了甩麻痹的手,才找回知覺,以最快速度點了一下同意按鈕。

  他的頭像剛剛出現在她的QQ好友欄里,便開始晃動。

  永遠有多遠:“你好嗎?”

  她的眼淚如同瀑布一樣奔流而下,可她的笑顏靚麗如百合花。如果他在她身邊,她一定會撲到他懷里,哭著對他說:“我不好,沒有你的日子很不好,你再也不要走出我的生活了?!?p>  她激動地把手放在鍵盤上,千言萬語正不知如何出口,又一條信息發來。

  永遠有多遠:“我對你來說,到底算什么?”76

  她的心如同被他的雙手揪住,撕扯。隔著太平洋,一年多杳無音信, 她身邊又有了男朋友,他們現在算什么關系?!網友?朋友?還是精神上的情人?!

  誰又能給她一個答案?

  她幾乎不會打字,費了好長時間才打出幾個正確的文字:“是四百六十六天,你記錯了!”

  永遠有多遠:“我沒有記錯!對我來說是四百六十五天……”

  明明記錯了還不承認,她恨得跺腳:“記不清楚就別跟我玩深沉,滾遠點,本姑娘很忙!”

  永遠有多遠:“我怕你心情不好!”

  凌凌:“我心情特好。只不過剛剛在畢業答辯上,我被一個變態老師批得一無是處,正在考慮怎么報仇!”

  永遠有多遠:“真的很變態嗎?”

  提起那個變態,她立刻擦干眼淚,收起本就不屬于她的多愁善感,開始傾訴她滿腹的不滿:“不是很變態,是相當變態,他說我做的課題一文不值,還故意刁難我!不就是美國MIT游回來的一只海龜,有什么了不起的!”

  永遠有多遠:“海龜?原來這個詞可以這么用!中國文化果然博大精深?!?p>  凌凌:“那當然!那個變態居然說中國大學生綜合素質差!他素質高?!高傲自負,目中無人,中華民族謙虛禮貌的傳統美德被他丟得一干二凈,還自以為了不起地在校長面前貶低我,展示他的才華橫溢。哼!如果不是為了T大的聲譽著想,我早把鞋子丟他臉上,讓他滾回美國,少拿西方那套價值觀在中國的土地上裝模作樣!”

  永遠有多遠:“……”

  永遠有多遠:“你看見我,會不會把電腦砸我臉上?”

  凌凌:“你跟他怎么能一樣?你是中西方文化融合的產物,你和西方人一樣崇尚嚴謹,追求真理,但你更懂得尊重別人,你的真誠謙遜是發自內心的,你絕不會貶低別人來抬高自己,更加不會貶低中國的文化傳統!”77

  永遠有多遠:“我沒有你威尼斯人平臺的那么好,我對國內的教育體制也稍有些異議?!?p>  看看!什么叫作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,多么謙虛有禮,多么可敬可愛,同樣是在美國求學,做人的差距怎么這么大?

  永遠有多遠:“你真這么討厭他?”

  凌凌:“我想起他就想吐,一個月沒胃口吃東西,他那樣的人還有勇氣活下來,心理素質真強!”

  永遠有多遠:“我深有同感!”

  久違的感動,久違的默契,他的話又一次觸動她心底柔軟的角落,在他面前,她總有種被體諒、被理解的感動。

  在他面前,她永遠樂觀地面對一切打擊。

  凌凌:“你真好!你是這個世界最好的男人!”

  永遠有多遠:“對此……我持保留態度!”

  眼淚未干的她,笑得一臉甜蜜:“感動了吧?偷著樂吧?”

  一年仿佛是一夕之間的事,他們之間特殊的曖昧絲毫未變,恐怕也只有網絡會有如此魅力。

  永遠有多遠:“依我看,中西方文化的確有很大差異,在西方,學生和老師各持己見、針鋒相對的情況很正常。他否定你,代表他的觀點,并不代表你要否定自己,是你對自己太沒信心!”

  凌凌:“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?!?p>  永遠有多遠:“不論他的問題多么尖銳,都只代表他的個人觀點,不至于傷害你太深,是你沒有足夠的自信心面對他?!?p>  凌凌:“是這樣嗎?”

  永遠有多遠:“舉個例子來說,曾經有個學生在博士答辯的時候提出一套自創的理論。參加答辯的專家很權威,對他苦心鉆研的成果評價是:‘不知所云,一文不值?!难芯砍晒耆环穸?,但那個學生仍然堅持自己的想法,想盡辦法向別人展示他的理論,最終他的理論獲得諾貝爾獎?!?p>  凌凌:“這么厲害!”

  永遠有多遠:“天才都是世俗無法理解的。所以,他越是看不起你,78

  你越要展示出你的自信,讓他知道他錯了?!?p>  凌凌:“說得有道理?!?p>  永遠有多遠:“換了我是你,我一定會想盡辦法讓他知道我有多優秀!”

  在他的鼓勵下,她信心倍增,并且暗下決心:總有一天她要把那個變態否定得一文不值,讓他在她面前自卑得無地自容!

  她禁不住威尼斯人平臺那個變態被她弄得無地自容的情景,一想到那張清高的臉上出現無所適從的表情,心情無比舒暢。

  凌凌:“你放心,一定會有這一天的?。?!^_^!”

  永遠有多遠:“我等著看!”

  “不提那個變態了?!彼龁査?,“對了,你的課題進展如何?”

  她等了半分鐘,才看見他的回復:“我發現了一種很有價值的特殊現象,我已經將所有的研究成果公之于世,以后誰有興趣都可以繼續研究下去?!?p>  關于學術界的東西她不大懂,但聽他的口吻,有點像把自己的孩子送給了別人。

  凌凌:“你為什么不自己研究?”

  永遠有多遠:“因為我發現了一個更有研究價值的課題?!?p>  凌凌:“是嗎?你有信心能成功嗎?”

  永遠有多遠:“沒有!一點都沒有……不過我還是想試一試?!?p>  “哦!”她呆呆地托著兩腮看著電腦屏幕。

  他更不可能回來了!她知道,早就知道,他心里想的只有研究,只有課題,威尼斯人賭博事對他來說都如塵埃。

  風吹響窗邊的風鈴,單調而孤單的響聲。凌凌松開放在鼠標上的手, 默默看著電腦屏幕上的字跡,努力保持著微笑,眼淚卻毫無預兆地掉下來,落在鍵盤上。不管他們看上去有多么親近,他們的距離始終遙遠,遙不可及!

  那么就做朋友吧,彼此都不要奢求更多,也不要打破這種美好。

  有人說:“人,從呱呱墜地的第一聲啼哭開始,便注定了一生的79

  苦難?!?p>  凌凌從不相信,因為爺爺告訴過她:這個世界是公平的,沒有享受不盡的幸福,也沒有承受不完的苦難。假如你選擇接受命運恩賜給你的苦難,幸福離你不再遙遠;如果你選擇生活給你的安逸,苦難已在等待著你!

  凌凌從不知道等待她的幸福在哪里,只知道命運有意在捉弄她,一次比一次過分。

  幾天后,答辯成績下來,電氣學院只有凌凌一個人沒過。原因是主管教學的副校長對某些學生畢業設計的質量提出質疑,抽查了部分本科生的論文,發現存在明顯的抄襲和作假現象。校方領導為此嚴肅地討論了一番,認為有必要對學生的畢業答辯嚴格要求,以端正T大學生對畢業設計的態度。

  為此校方還下了硬性指標,每個學院今年必須抓一個最差的學生延期畢業,以儆效尤。并且從明年開始,學校設立一個專家組,每年從各院抽出部分學生進行校審,如有不合格,絕不留情面。

  當她的指導老師告訴她這個消息,她氣得熱血上涌,真想沖進院長辦公室找他理論理論:憑什么不讓她畢業,她的課題做得是不好,但比她做得差的大有人在。

  指導老師見她有情緒,暗暗移到門的方向,苦口婆心開導她:“院領導為你的事特意找我談話,我說了你課題做得很認真,但院領導認為你的選題有點問題……”

  選題不對是她的錯嗎?要指導老師干什么的?!

  她雙拳緊握,平復了一下呼吸,別過頭看向窗外。

  她也明白,她的指導老師年紀尚輕,資歷不高,有心幫她也說不上話。怪只怪她當初沒有先見之明,如果選個有項目、有地位的老師,也不至于有今天。直到有一天,楊嵐航做了她的導師,才令她更深刻地體會到一個真諦:選個能罩得住自己的老板,跟嫁個能保護自己的男人同等重要!

  指導老師見她不說話,又向她擺事實講道理:“讓你延期畢業,你千萬別有什么想法……國內高校的教育體制改革是大趨勢,王校長和李校80

  長曾多次提出要治學嚴謹,對學生負責。這次,你碰巧撞到了槍口上?!?p>  她壯烈犧牲要怪運氣不好,這是什么道理?!

  “反正你雙學位在讀,延期畢業對你沒有實質性的影響。至于檔案, 可以留在咱們院,明年你找到工作從咱們院直接給你派遣?!闭f得真好聽,她是不是該說句“謝謝”捧捧場!

  當導師真不容易,對領導要表現出鐵面無私,對學生要表現出組織的關懷!

  不過,提到雙學位在讀,她的氣順了點,頭也沒那么漲了。

  看看一臉愧疚的指導老師,她也不想遷怒于他。算了!這個仇恨她就記在某個興風作浪的罪魁禍首身上吧!

  “我明白,我沒什么想法?!?p>  盡管心有不甘,她還是很有禮貌地跟老師道別,退出辦公室。

  凌凌回到寢室。聊得熱火朝天的室友們一見凌凌進門,互相交換一個眼神,鴉雀無聲。

  滿心煩悶的凌凌一看見QQ上亮著的頭像,委屈頓時如洪水決堤一樣,肆意奔流。

  她飛快打字:“忙嗎?”

  他很快回復:“還好!在寫一個項目的申請書。怎么了?心情不好?”

  凌凌:“我的答辯成績下來了,我被抓了?!?p>  永遠有多遠:“這么嚴重?!”

  不等她回復,他緊接著又發來消息:“你別擔心,事情一定有轉圜的余地?!?p>  凌凌:“哪有轉圜的余地,結果已經公布了!”

  永遠有多遠:“這么快!你別著急,我幫你想想辦法?!?p>  她明知道他沒有辦法,感受到他的緊張,他的在意,她的心里暖暖的:“不用!我雙學位在讀,本來還在為計算機系不負責派遣的事情心煩,這回正好,系里負責了?!?p>  永遠有多遠:“真的沒關系嗎?”

  凌凌:“真的!^_^!學校要求每個院抓一個,我不入地獄誰入81

  地獄?!”

  永遠有多遠:“可我不想讓你入地獄!”

  “有你這句話就夠了!”她的嘴角上揚,笑意在臉上蕩漾,心中的陰霾被他的一句話掃空,“但我絕不會輕易放過害我的人,那個變態害我延遲畢業,我一定要讓他為此付出代價!”

  “???!”永遠有多遠問,“你能不能先告訴我你有什么恐怖計劃,讓我有個心理準備?!?p>  凌凌:“你為什么要做心理準備?”

  永遠有多遠:“我提前幫你請個好律師,以備不時之需?!?p>  凌凌:“我決定今晚去砸他家的玻璃,你別攔著我?!?p>  永遠有多遠:“你知道他家住哪兒嗎?”

  凌凌:“我一會兒去跟蹤他?!?p>  永遠有多遠:“那你知道他是誰嗎?”

  凌凌:“知道!”

  鄭明皓幫她打聽過了。

  凌凌的手指在鍵盤上重重地敲打著:“他叫楊嵐航,一個多月前歸國的MIT博士,二十九歲,至今未婚。據說他在美國混得不錯,MIT極力挽留,他還是決定回國?;貒?,中國科學院已經給他留了個相當不錯的位置,他不去,死活非要賴在我們學校的材料學院?!?p>  他慢吞吞地回復:“可能你們學校的材料學院好?!?p>  “那當然,自古以來,政黨講究一朝天子一朝臣,學術界講究師承派系,這在我們學校的材料學院體現得尤為明顯。我們校長是材料學院的,主管教學的副校長、教務處主任全出自一個派系。楊嵐航一來就進了副校長的課題組,找了個好靠山,憑他的資歷,前途無可限量?!标愂鐾?,她還不忘加一句總結陳詞:“難怪跑到我們學院來指手畫腳!”

  永遠有多遠:“你不為國家安全局做事,是國家莫大的損失!”

  “這個職業聽起來不錯,我可以考慮!”

  永遠有多遠:“有個事提醒你一下,你砸他家玻璃之前,先確定他家住幾樓?!?p>  是哦!超過五樓她累死也砸不到,仔細想想,砸玻璃這個報復手段不82

  夠明智,更不夠狠毒,她放棄。

  “你智商高,幫我想個高智商的報復手段?!彼撔恼埥谈呷?。

  永遠有多遠:“我建議你考研究生,讓他見識見識什么是人才?!?p>  她嚇得下巴差點掉下來,又仔細看看文字,確定自己沒看錯:“你這是報復他,還是報復我?考研?你不如把我烤了!”

  永遠有多遠:“我看新聞上說,國內本科生的就業形勢不好,明年可能更差,讀研究生對你來說是最好的選擇。你不是想當大學老師嗎,等研究生畢業之后你就能實現你的夢想?!?p>  她當然知道,可是:“問題是我根本考不上?!?p>  “你怎么對自己沒信心?!”永遠有多遠,“凌凌,我對你有信心! 你一定能考上!你是我見過的最聰明的女孩!”

  她暈了!被他三句話一忽悠,她暈得找不到東南西北,完全忘了自己連本科畢業證都還沒有著落,還有個沒讀完的第二學位——計算機軟件。

  凌凌:“那我試試,反正報名費不貴,我閑著也是閑著?!?p>  永遠有多遠:“我會盡全力幫你?!?p>  凌凌:“你對我真好!”

  她被他的無私與善良深深打動,一想到他愿意全心全意幫助一個從未見過面的女孩實現夢想,她對他的愛又深了幾分。感動之后,她略有些冷靜:“可是,我該考什么專業呢?電子我再也不想學了,計算機系分數又太高?!?p>  永遠有多遠:“你想學材料嗎?你們T大的材料學院不錯?!?p>  “材料!為什么是材料學院?!”她又一次被嚇到,和那個變態一個學院。

  永遠有多遠:“我做的研究和材料有點關系,所以認識幾位T大材料學院的老師,如果你考材料專業,我應該可以幫得上忙?!?p>  凌凌:“我對材料一無所知?!?p>  永遠有多遠:“我可以教你,專業課你不用擔心,我幫你想辦法?!?p>  她有點心動了,如果她和他學同樣的專業,她和他聊天又多了很多共同語言,說不定以后還有機會出國看他,與他合作……他們一起在實驗室討論學術問題,一起做實驗……83

  光是想她都口水泛濫,熱血沸騰,一時被興奮沖昏頭腦的她,在寢室里大聲宣布:“我要考研,我非材料學院不考!”

  全寢室的人瞪大眼睛看著她,商量著將她送到校醫院精神科看看。她毫不介意地托著腮幫子,笑瞇瞇地看著電腦屏幕上閃動的頭像,光禿禿的小光頭,久違的小光頭。

  漣漣一見她的表情,以百米沖刺的速度奔到她的電腦前。當她看見QQ上閃動的頭像,什么都明白了。只有這個人能讓一向理智的凌凌暈頭轉向,神魂顛倒,也只有這個人,能讓她笑對一切打擊。

  見漣漣一臉的逼供神情,凌凌笑著打字:“我朋友要問我一些問題,你等我一下?!?p>  永遠有多遠:“好,我等你?!?p>  ……

  此時此刻,T大的教工公寓中,明凈整潔的房間,楊嵐航坐在陽臺純白色的藤椅上,藤椅前放著一張茶幾,茶幾上有一杯清茶,一本《野草》,還有一臺筆記本電腦。

  窗外分明映襯著郁郁蔥蔥的碧樹繁花,他卻如水墨丹青中的人物,素筆勾勒,悠遠深邃。

  一個完全不同類型的帥哥走近他,修身的休閑裝,打理精致的發型,再配上一雙笑起來半瞇著的眼,一看就是那種女人堆里混得如魚得水的男神。他就是歐陽伊凡,傳說中女人要用雙核CPU才能計算過來的花花公子,楊嵐航的親表弟。

  他看楊嵐航出神地盯著電腦屏幕,以為他又在研究什么深奧的實驗曲線,走近一看,屏幕上竟然只有空空的電腦桌面:“你到底在看什么呢?”

  楊嵐航簡短地回答:“等人?!?p>  對于他獨特的等人方式,歐陽伊凡完全不奇怪,反正他這個表哥向來不能用常人的行為模式理解。他隨手拿起桌上的《野草》,翻了翻,大惑不解:“怎么還是這本書?楊教授,你這邏輯思維如此嚴密的大腦,能領悟得了如此深奧的國學精粹嗎?”

  “看不懂,所以才要多看幾遍?!?4

  “……”果真是楊嵐航式的思維模式。

  歐陽伊凡決定換個問題:“T大居然能把你從MIT挖回來,他們到底給了你什么有誘惑力的條件?”

  “一個不錯的實驗室,兩個任我挑選的研究生,還有三個國防項目?!?p>  歐陽伊凡等了半天重點,發現沒了下文:“完了?薪酬呢?”

  “我沒問,應該就是教授的正常待遇吧?!?p>  “你放棄了MIT的特聘教授,放棄了美國政府的特殊津貼,放棄了應用前景廣闊的課題,回來T大就為了這些?”

  “不是。我是為了……”他淺笑,眉目間流轉過一抹溫柔,“血沃中原肥勁草?!?p>  “說句我能聽得懂的!”

  楊嵐航認真想了想:“結婚,生子,傳宗,接代?!?p>  歐陽伊凡立刻贊同地點頭:“嗯,嗯,這回我懂了,有理想,有追求!”

  “對了,回頭幫我買輛車,要二手的,越便宜越好?!睏顛购秸f。

  “呃?你的車庫里不是有輛2B的車嗎?”就是車前后各一個大B字母的那款車。

  “T大校長坐的是寶馬?!?p>  歐陽伊凡無語:“不是吧?聽人說大學教授的工資還不如月嫂多,我還不信,現在看來是真的!”

  “……”

此章節為付費章節,請到手機上繼續觀看

當愛情遇上科學家

愛奇藝APP掃一掃隨身隨時隨心看!

使用鍵盤快捷鍵的正確方式

請到手機上繼續觀看

當愛情遇上科學家

愛奇藝APP掃一掃隨身隨時隨心看!

友情鏈接:澳門葡京官方_真人在線  澳門葡京網站  pk10開獎結果|(北京pk拾)  葡京網站  澳門葡京在線網投_官方開戶  澳門金沙_電子游戲  威尼斯人官網  澳門葡京網址  澳門威尼斯人網址_【電子游戲平臺】  葡京集團|澳門葡京國際  澳門威尼斯人AG-平臺注冊  澳門威尼斯人集團_信譽網站  威尼斯人官網  澳門威尼斯人官方_【集團返利】  澳門葡京平臺_注冊網址  澳門葡京注冊_【官方充值通道】  pk10最牛穩賺5碼計劃_[經典計計劃]  澳門葡京電子游戲_【手機APP】  澳門葡京賭場_登錄地址  威尼斯人網站_澳門電子游藝官網  澳門葡京網投平臺_【在線游戲】  澳門威尼斯人真人棋牌  金沙國際平臺_網上電子游戲  澳門葡京賭場-【電子游戲】  威尼斯人網站_澳門電子游藝官網  
15选5一等奖多少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