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4
于歆2019-05-18 14:473,077

  十八樓,生日會,下毒……是誰對死者有這么強烈的恨意以至于要置他于死地?又是誰能在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不動聲色地投毒呢?各種各樣的疑慮像一張交織的網,困的人喘不過氣來,嫌疑人,證據鏈……這些統統沒有鎖定,洛錦汐不住地按著眉心,試圖從紛亂的線索中找出一點蛛絲馬跡來,這時,電話響了:

  “喂?是我,顧森然?!?p>  “顧隊,”洛錦汐背靠著潔白的墻壁,聲音有著些許的疲意,“怎么樣了?”

  “不好說,”顧森然在電話那邊似乎是嘆了口氣,他道,“現場沒有搜出任何有價值的東西,反而招來了一群富婆老爺來撈人,對外我已經聲稱是酒精中毒了,各種網絡輿論也暫時地被壓了下來,在真相水落石出之前一切都有可能變動,有些東西我們真的難以掌控,你知不知道網上那些噴子說的有多……難聽?!?p>  “我知道?!甭邋\汐閉上眼睛。兩人心照不宣地,共同陷入了沉默。

  有時候最可怕的,不是窮兇極惡的歹徒,不是手段殘忍的折磨,不是沒有退路的死境,而是那些充滿惡意的揣測。因為“窮兇極惡“,手段殘忍”,“沒有退路”,這些都尚有定義,而滔滔不絕的惡語在接受審判時,大抵還可以把一切原罪歸咎于“對不起,我不是有心的”這九字中。

  好像這樣就可以不用負任何責任。

  道理是說給人聽的,不是說給妖魔鬼怪和畜生聽的,縱然“身正不怕影子斜”,可可區區肉體凡胎,又怎可能那么輕易地無畏于煽風點火和推波助瀾?事情不發生在自己身上,大多數人就還是以“旁觀者清”自居,殊不知,他們自己也歸于“風”“火”這一類。

  那些大聲嚷嚷著要真相的人,誰不知道他們只是想以一個幸運者的姿態,來見證別人悲慘的一生呢,僅此而已呢?

  半晌后,顧森然開了口,道:“錦汐,我不知道你認不認識一個人,他叫徐鉉?!?p>  洛錦汐拿著手機的手陡然一頓。

  半個小時前。

  “立刻排查死者生前關系,通話記錄,消費記錄,甚至是微信聊天記錄這些也都不要放過??纯此ミ^什么地方,見過什么人,有沒有與人發生過爭執或者矛盾,以及最近有什么異常。他的父母、親戚朋友,還有上司同事這些人我統統都要聯系到,知道了嗎?視偵!監控查完了沒,有沒有發現什么可疑人物?二組有沒有突破,沒有?干什么吃的?!要不我叫你們去隔壁掃黃大隊學習借鑒兩天再回來??……”

  “隊長……”旁邊一個小刑警過來小心翼翼地給顧森然遞了一瓶農夫山泉,細聲細氣地道,“您要不要先喝口水?”

  “喝水?”顧森然逮著一個就把當初洛錦汐說給他的話原封不動地丟了回去,“喝什么水?嫌疑人還沒找到呢,還有臉喝水?”

  小刑警欲哭無淚地跑回去干活了。

  顧森然三下五除二地扯開瓶蓋,咕嚕咕嚕地灌了幾口,又開始喝令:“把那些官爺夫人們都給我擼回去!什么玩意兒,還罵起來了?沒看見辦案現場呢,怎么平時他們家少爺小姐們都十點半準時回家不成?哄誰呢,別放屁,對不起,三觀不同不講道理……”

  “喲,顧隊,”一道白色身影忽然出現在酒吧門口,含笑看著他,道,“生氣了???”

  喬棲斜倚在酒吧門口,兩條修長的腿交疊,一手插兜,另一只手撥了撥額前的碎發,整個人由內而外散發出一股讓人牙酸的騷氣。

  顧森然一聽這聲音就腦殼疼,準備光明正大地裝作沒看見跑路,卻冷不防被人追上前來扣住了肩膀:“別走啊顧隊,久別重逢,不來敘敘舊嗎?”

  顧森然咬牙切齒道:“咱們昨天才見過,把你的爪子拿開,快滾!”

  “好兇哦,”喬棲怏怏地縮回手,“人家忙了大半天,你就這么對人家,嚶……”

  “別嚶,祖宗!”顧森然趕緊和他拉開距離,雞皮疙瘩掉了一地,“你是相親去了嗎,穿這么貴干嘛?”

  “沒有,我這么優秀的人怎么可能需要相親啊,從來都是妹子排著隊地來找我的好不……嘶,顧隊,你別動手啊,弄疼我了!”

  顧森然面無表情地收回拳頭:“說人話?!?p>  “給我表姐當伴郎去了?!?p>  “我是說,”顧森然戳了戳他的肩膀,疑惑地看著他,道:“你一搞緝毒的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,組織召喚你了?”

  喬棲不動聲色地撫平西服上的褶皺,一本正經道:“組織沒有召喚我,是我的正義感驅使我毅然前行,不懼風浪……”

  “再說垃圾話你就給我滾出去?!?p>  “……別別別別別,我招,我招,是微信朋友圈讓我來的?!?p>  喬棲掏出手機,把自己的好友動態大大方方地湊給他看,只見上面赫然是:

  “同城約|炮,質量保證,用過的都說好【色】【色】【色】……”

  “哈哈,”喬棲干笑兩聲,尷尬欲死道,“不是這個不是這個……”

  他硬著頭皮接受著顧森然的死亡注視往下劃了一點,底氣有些不足地道,“是這個呢?!?p>  “驚!十八樓再次晉級,苑城首富的親兒子涉嫌謀殺?”

  “因為一句挑釁之言而置人于死地,這究竟是人性的泯滅還是道德的淪喪?”

  “第十九次兇殺案,為你揭秘月滿西樓背后的故事!”

  “……”顧森然道,“這什么玩意兒?”

  “顧隊,紙包不住火??!”喬棲語重心長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“人民群眾的力量是你想象不到的,一傳十,十傳百,蓋的住微博蓋不住微信啊顧隊,現在朋友圈都傳瘋了好么?……我是說我的那些狐朋狗友?!?p>  顧森然默默地點開了自己的朋友圈。

  “99%的中國人都看哭了……”

  “想賺零花錢,+vxxxxxxxx”

  “這種植物98%的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實用處!”

  “養生,你選對方法了嗎?四十年老中醫教你……”

  “治療脫發,只需要三個療程!原價998的祖傳秘方現價398,買不了吃虧,買不了上當!”

  喬棲憋笑憋得滿面通紅,最后還是忍不住悉心“安慰”了顧森然一下:“沒事,我爸的朋友圈也這樣……”

  顧森然惺惺地將手機塞回兜里,心里念叨著“回去把他們都刪了”,拔腿就走,只留給喬棲一個決絕的白眼:“滾犢子?!?p>  “哎!”喬棲拉著顧森然的手不肯讓他走,“你就不想知道些什么線索嗎?”

  “不想?!鳖櫳话阉氖滞崎_,冷漠道,“這些嘩眾取寵的東西能有什么線索?”

  “等等嘛,我給你看,”喬棲在手機上扒拉了兩下,然后在相冊里翻出一張截圖,點開攤到他面前,道,“諾?!?p>  “唐sheng不是唐[email protected]徐鉉:‘徐總,明兒你生日要是去十八樓,我就當著眾兄弟的面叫你一聲爺爺!’”

  “徐鉉?”顧森然驚訝道,“怎么是他?”

  “對啊,就是他,”喬棲輕輕地嘆了口氣,說,“很麻煩吧?苑城首富徐御景的兒子,過個生日都得上頭條。抓吧,徐家給咱們市扶貧項目捐了多少錢你又不是不知道,不抓吧,網上那些噴子們又得哭天搶地地說咱們徇私枉法,故意包庇富二代,這年頭什么風言風語都有……”

  顧森然沒理會他的報怨,兀自陷入了沉思。

  唐勝為什么要@徐鉉,為什么偏偏是徐鉉,又為什么一定要是月滿西樓?到底真的只是一時興起的挑釁還是早有預謀的陷阱?徐鉉在其中扮演了一個怎樣的角色,他是真的毫不知情一時沖動,就是作為主犯可以為之?這場毒殺案到底是積怨已久的仇恨,還是激起風浪的棋子?兇手為什么要用這種陰狠而又明目張膽的方式……

  “真可憐啊,”喬棲感慨道,“不明不白地死在廁所,估計連兇手是誰都不知道,年紀輕輕就這樣沒了,也沒來得及談個女朋友……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他沒女朋友?”顧森然突然偏過頭,語氣冰冷地問道。

  “我……”喬棲頓了頓,轉而向他露出了一個十分古怪的笑容,“不是吧顧隊,一般這種情況最傷心的除了父母應該就是妻子或者女朋友了吧,但我在這里這么久了也沒看到有誰過來哭著喊著要殉情啊,不至于沒人通知吧?到底是您單身太久了還是我……”

  他話還沒說完,就被人一把抓住了手腕:“走,跟我回市局!”

此章節為付費章節,請到手機上繼續觀看

烈風

愛奇藝APP掃一掃隨身隨時隨心看!

使用鍵盤快捷鍵的正確方式

請到手機上繼續觀看

烈風

愛奇藝APP掃一掃隨身隨時隨心看!

友情鏈接:澳門葡京官方開戶_集團認證  威尼斯人官網  威尼斯人會員_【注冊送彩金】  威尼斯人平臺  澳門葡京網址  澳門葡京賭場_在線娛樂  澳門威尼斯人_AG電子  澳門葡京網投_【集團返利】  葡京游戲網址_【真人平臺】  澳門葡京網址  澳門葡京網投_【認證平臺】  澳門金沙_AG電子  威尼斯人網址_【會員注冊】  葡京電子游戲_【綠色通道下載】  澳門葡京網投平臺  澳門葡京官方_真人在線  澳門金沙國際_AG電子  澳門金沙_AG電子  澳門葡京集團_官方認證  葡京賭城|澳門葡京網址  澳門金沙_金沙國際平臺  太陽城官網-澳門太陽城|welcome  葡京網站  澳門葡京在線網投_官方開戶  威尼斯人網站  
15选5一等奖多少钱 快三官网注册 哪些软件是真的能赚钱 2012年上证指数记录 陕西快乐十分奖金 河南快三遗漏查询 股票涨停 中国福彩官方版下载 体育彩票走势图 河南快3历史开奖结果200期 利好利空